最新消息

2015-03-24
遲來的幸福
藝術治療時,小雨拿起黑色的蠟筆,將整張畫紙塗成『黑壓壓』的一片,並在遊戲時拿起人偶,說出要『掐死他』『叫警察來抓他』的踰矩語言。老師要求進一步了解孩子潛在『恐懼』與『憤怒』的來源,社工才勉為其難說出這段『不堪』的往事。
 
小雨來自極度『高風險』的家庭,加害人就是自己的親人,從小就目睹一切家暴與謊言,小小心靈受到極大的陰影而產生行為偏差。伴有攻擊行為的小雨,常常拿著代表親人角色的布偶,說出令大家都覺得非常『驚悚』的話語。老師決定使用枕頭及投球教具,讓小雨將心中的恐懼與憤怒,通通發洩在標的教具上,社工在一牆之隔的等候區,常常聽見小雨淒厲尖叫、狂摔東西的聲音,每一次都在心底烙下深深的印記。
 
從接觸小雨後,社工就開始積極媒合收養家庭。有一次與養父母視訊結束時,社工關閉電源,小雨突然失聲大哭:「連新媽咪都不想要我了!」,社工當場抱著小雨,不捨的情緒完全展現在彼此抖動的身體
經過近3個月的情緒抒發,加上老師常常用代表媽咪的布偶,緊緊貼著小雨的身體,表達出大家都愛他的訊息。孩子終於開始出現『彩色』的圖畫,並會適當表達『不喜歡』的東西,漸漸找回目前應有的『童心』。
 
已經出養到國外的小雨,在養父母悉心的照顧與呵護下,漸漸走出『目睹兒』的陰影,現在儼然是活潑健康的陽光小子。照片中,小雨依偎在養父母的懷裡撒嬌,忘情的指向天空,社工感覺那遲來的幸福正在地球的彼端迅速堆疊,希望能堆疊出像藍天一般高,像太陽一樣暖的溫馨畫面。
 
 

 




推文到推特 推文到臉書


上一則   |   回上頁   |   下一則